日本右翼势力为何猖獗

文章作者:刘庭华 ·文章来源:中国反腐倡廉网 ·廉政博山·(2012-10-8 10:42:30)
    从2003年1月起,日本政府与右翼组织合演了一场所谓“租借”钓鱼岛的滑稽闹剧。其实,从2002年开始,日本政府就秘密与所谓“有钓鱼岛所有权的日本国民”签订“租约”,以每年2256万日元的价格“租借”了钓鱼岛及其附近的南岛、北小岛三个岛屿,“租期”从2002年4月1日至2003年3月31日止,但“租期”可以根据“双方的意愿”无限期延长。2012年9月2日,极右翼分子的代表人物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派出25人的“航洋号”调查团,非法进入中国钓鱼岛附近海域进行“大气采样和海岸地形调查”,为所谓“从私人所有者手中买下来”作准备。日本政府正由原来的所谓“租借”方式,从所谓“日本国民手中”获得对钓鱼岛的“管理权”,逐渐变为“国有化”的“购岛”,变成日本国的“领土”,其目的在于对钓鱼岛的实际有效控制,从而造成日本对该岛“拥有主权”的既成事实。日本右翼政要企图通过所谓的“购岛”闹剧手段,重新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政治版图的阴谋,暴露无遗。不管日本政府耍什么阴谋手段,都不能改变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这一客观事实。

    从20世纪80—90年代以来,日本少数右翼势力否认、歪曲和美化其侵略历史的谬论肆意泛滥,为军国主义战犯招魂的政治丑剧连年迭演不断,政治右倾化日趋严重。一方面,日本每年8月都有内阁成员,甚至首相,如铃木、中曾根、桥本等巧借各种名义去供有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向战犯顶礼膜拜。另一方面,日本少数右翼分子公然在我国钓鱼岛建立灯塔和竖旗立牌,严重侵犯中国的领土主权。这是日本右翼政要反动历史观和对其侵略历史拒不认账的大暴露。

    过去,日本一再向世界保证,日本绝不会再走侵略的回头路,因为有“和平宪法”、“非核政策”和“专守防卫”三大法律,牵制着日本。但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三大“法律武器”被日本右翼政要做手脚以后也早已名存实亡了。1997年日美签订新的《日美防务合作指针》,1999年通过《周边事态法》,其最大特点是扩大日本“专守防卫”的范围,从日本本土扩展到整个亚太地区,包括东南亚。同时,日美已达成协作研制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的协议。它表明,日本正在走一条改史翻案——修宪扩军的道路。日本右翼势力为何滋生蔓延?军国主义阴魂缘何久驻日本?这绝非偶然,是有其深刻而复杂的历史原因的。了解过去的日本,将有助于认识今天的日本和未来日本的动向。

    战后日本受美国“冷战”政策的卵翼和呵护,60多年中一直没有反省和清理对外侵略的历史。“冷战”时期,美国的对外政策明显地转向反苏、反共、反对中国革命,企图把日本变成在亚洲的反共前哨阵地。1949年12月23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出,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防卫线是“阿留申—日本—冲绳—菲律宾一线”,这样可以“阻击共产主义不越出中国境外”。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后,杜鲁门发表声明,公开宣称首先要夺取朝鲜“掩护和支持韩国军队”,其次表示将出动第7舰队以“保卫太平洋地区的安全”。

    此时,美国急需利用日本的军事、经济和技术,为朝鲜战争服务,故违反波茨坦会议关于对日讲和应首先由美、苏、中、英四大受降签字国外长讨论一致的原则,擅自采取与远东委员会各成员国分别进行单独讨论对日媾和的手段,拒绝苏联和中国提出的实行全面对日和约的建议,与日本吉田茂政府于1951年9月8日在旧金山签订了《对日和约》与《日美安全条约》,致使《对日和约》成了把苏联、中国等排除在外,只有美英等国签字的片面媾和条约。其结果是,没有使日本结束和苏联、中国的战争状态,允许美国以托管的名义半永久性地对冲绳实行军事占领,没有解决战争赔偿、领土等通常签字和约必须解决的问题。1951年9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对日和约,指出《对日和约》“不仅不是全面和约,而且完全不是真正的和约,这只是一个复活日本军国主义,敌视中苏、威胁亚洲,准备新的侵略战争的条约”。

    此后,美国抛弃了在日本实行的非军事化、民主化政策,转而采取扶植日本右倾保守党政权,变日本为反共的东方前哨阵地和美国“远东兵工厂”的政策。可以说,“冷战”为日本不认真清算过去的侵略战争罪行,为日本右翼势力的生存、发展提供了条件。在政治上,美国将投降后的日本政府原封不动地搬过来,变为美国占领军的政策执行机构,并且保留了几乎全部局级以下领导人,军国主义的政治体制机构完好无损地得以保留。在经济上,在美国的保护和扶植下,日本大批被当作解散拆除或提交赔偿对象的军需工厂又重新恢复生产,为美军侵朝战争的需要而大量生产枪炮子弹和军需物资,日本成了美军侵朝战争的后方兵站基地和补给基地。日本每年则能从“朝鲜特需”中获得七八亿美元的收入。日本正是利用“冷战”后两个不同意识形态的国际社会阵营对峙交战的时机,把赔偿转变为对本国经济复兴的援助。在军事上,随着美国占领政策的转变和重新武装日本的意图逐步明朗化,残存的军国主义势力变换手法得以保存和发展。第一,用旧军官充当警察,到1950年7月,日本建立了以现役军人为基础的7.5万余人的警察预备队,相当于新编4个师的陆军,其中参加过侵略战争的旧军人3.9万余人,占其总人数52%以上。第二,以扫雷需要为借口,日本于 1948年5月成立海上保安厅,编成1万多人,成建制地保留了一支旧海军。朝鲜战争爆发后,又新增编0.8万余人,实际上组成了一支小型海军,并成了后来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前身。第三,残余军国主义团体组织发展壮大,到1952年,以原将军级和上校级旧军人为主的日本军国主义团体有60多个,他们大多是极右翼派,不断为日本的对外侵略战争翻案,主张重整军备,叫嚷要复活天皇制。在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由于“冷战”政策的需要,美国颠倒是非,在《对日和约》中不承认日本1941年12月8日以前发动的战争是侵略战争,使日本多数青少年只知道本国遭受过原子弹的轰炸,而对日本当年对中国和亚洲人民所带来的灾难,却全然不知或知之甚少。思想教育的误导使日本残余的军国主义思潮得以继续扩大。在战争责任问题上,日本社会被搞得是非颠倒,黑白不分,毫无正义可言,结果使日本国民没有像德国国民那样有负罪感。

    由于日本政府中右翼势力强盛,因而对社会上的右翼势力采取了纵容、姑息的政策。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右翼团体组织从20世纪60年代的400多个增至90年代末的900多个,其成员达12万多人,现今则发展为1000多个,成员15万多人。这些右翼团体的共同特点是:崇拜天皇制,否定侵略战争,反对道歉。1995年8月,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议会都通过了追悼对外侵略的死难者、美化侵略战争的决议,日本的右翼势力有着广泛的社会思潮和组织基础。

    否定历史就容易重蹈覆辙。日本军国主义思潮日趋泛滥和国家主流意识的严重右倾化及其所作所为实在令人担忧。李光耀曾针对日本不能坦率面对历史时说:“日本不是一个普通正常的国家,它很特别,有必要记住这一点。”日本在近代曾多次对外发动侵略战争,战后至今许多政要又竭力否认侵略历史和美化军国主义,亚洲各国人民不能不心存疑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点击次数:2241 文章录入:博纪宣    责任编辑:博纪宣 】 
     
     

    ©2017 版权所有:中共博山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博山区监察局 鲁ICP备05054409号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县前街38号(255200) 电话:0533-41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