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农上将一生的三次流泪

文章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明镜信息网 ·廉政博山·(2012-7-15 10:43:32)

  

右二为李克农上将

 

 

    1941年,由于蒋介石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李克农奉命从国统区撤回延安,任中央社会部副部长。为了庆贺李克农多年来第一次全家团聚,毛泽东在枣园请李克农一家吃饭,朱德作陪。在吃饭的时候,毛泽东问李克农的二女儿李冰:你知道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吗?李冰说不知道,毛泽东又问李克农的小儿子李伦,李伦也摇了摇头。毛泽东哈哈一笑,说,你爸爸是大特务,是共产党最大的特务!是的,李克农是共产党的大特务,是共产党的保护神,在中国革命的紧要关头,他以高超的智慧和卓越的组织才能,力挽狂澜,屡建奇功,被称为“传奇将军”。而鲜为人知的是,李克农不仅仅是一位充满神秘传奇色彩的钢铁战士,同时他还感情丰富充满着侠骨柔情。

  他为毛泽东的安全而流泪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经过8年浴血奋战抗战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全国人民,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战斗在抗战第一线的八路军、新四军本应接受日本军队的投降,可蒋介石却命令八路军、新四军原地待令,把远在西南的国民党军队用飞机、汽车抢运到华东、华北地区,妄图夺取胜利果实,准备发动内战,企图消灭共产党军队。为了欺骗国际社会和国内人民,蒋介石假惺惺地三次电邀毛泽东去重庆进行和平谈判。正当中共中央对如何处理蒋的和谈邀请问题作具体研究时,中央社会部西北局获取了国民党驻延安联络处与重庆来往的密电,了解到蒋介石认定毛泽东不会应邀去重庆的情报。李克农立即将这一重要情报报告党中央、毛泽东,并分析:蒋邀请毛泽东去重庆真正的目的:一是为了拖延时间。他的军队远在西南,现在正抓紧时间调兵遣将,抢占胜利成果和部署军队准备发动内战,企图消灭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二是认定毛泽东是不会去重庆和他会面。因为毛泽东从井冈山起义以来,从没离开过根据地,抗战初期,蒋多次要求毛泽东到南京任职,毛泽东都以种种借口加以推辞。蒋介石的如意算盘是一方面大造舆论邀请中共领导人去重庆,一方面在重庆大搞特务暗杀,制造事端,给中共造成压力。如果他的计划得逞,他就把挑起内战的责任全部推卸到共产党的身上,其假和谈、真内战的目的一目了然。毛泽东根据这一情报分析,在政治局会议上,决定以民族大义为重,亲自去重庆谈判。他说:他蒋介石“假戏真做”,我们就来个“真戏假做”。他一方面指示李克农抓紧破译延安联络处与重庆的密电,掌握蒋介石的动向;一方面指示周恩来抓紧做好谈判的一切准备工作。同时,毛泽东还指示八路军、新四军和地方武装做好战斗准备,以迎接来犯之敌。

  当毛泽东决定去重庆谈判时,李克农的心情非常沉重,因为他知道蒋介石是一个不讲信用的人,他的中统、军统是无恶不作的鹰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发动西安事变的张学良、杨虎城两位爱国将领仍被关押就是明显的例证。李克农非常担心的是毛泽东的安全问题。在护送毛泽东上飞机时,李克农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情不自禁地留下了眼泪。毛泽东理解李克农的心情,便笑着对李克农说:“克农啊,男儿眼泪不轻弹嘛,你怎么用咸豆豆送我呀?”一席话说得李克农不好意思,赶快抹去了脸上的泪花。担心归担心,安全是第一位的,李克农派出最强干的警卫陈龙担任毛泽东的贴身保卫,并指示重庆的秘密党组织和情报人员,要不惜一切代价,确保毛泽东的安全。
他为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而流泪

  战斗在隐蔽战线的同志,在参加秘密工作之时,都要对党旗进行宣誓 “对党绝对忠诚”,他们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党。李克农投身革命不久,就开始从事隐蔽战线工作,是他和钱壮飞、胡底打入国民党最高情报机关,获取国民党的最高机密情报,取得了红军一、二次反“围剿”的辉煌胜利;顾顺章叛变后,是他在接到钱壮飞的紧急报信后,设法向党中央报告,使党中央机关人员绝大部分安全转移,从而躲过一场灭顶之灾,保卫了党中央的安全。

  李克农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党,可对家人他却怀有深深的内疚。1951年,正在苏联交流情报工作的李克农接到中央命令,紧急回国,准备赴朝主持板门店谈判。临行前,他的夫人赵英对他说,你到朝鲜主持谈判,润儿(小儿子李伦)马上也要上前线组织后勤运输,你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还是给他把婚结了吧。李克农高兴地答应并邀请了滕代远夫妇、刘志坚夫妇等几位老战友,为李伦完婚。在婚礼上,当端起酒杯时,作为父亲,李克农心里一阵难过,留下了愧疚的眼泪。他对李伦说,我有5个儿女,你的姐姐、哥哥结婚,我都不在身边,你们是靠组织养大的,党和组织就是你们的父母,有了党和组织,才有你们的今天。我虽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是你们有一个培养你们长大成人的党和组织。说到这里,老战友们不免回想到1931年顾顺章叛变那一幕。李克农在通知并协助周恩来果断处理完党中央安全转移后,首先想到的不是家人的安危,而是立刻赶到钱壮飞家,通知其全家赶快转移,并打电报给胡底让他赶快撤离,以至于没有时间通知自己的家人转移。还是他的夫人赵英发现住所周围布满了敌特,才带着李治、李伦,母子3人从后门逃离住所。因无法和李克农取得联系,又无处可去,3人流落街头,夜宿菜市场。最后,还是上海的秘密党组织找到他们母子3人,并将他们安全转移。李伦回想起这段经历时,感慨地说,我父亲把党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而我们父子之间、兄弟姐妹之间,都看作是一种同志式关系。我们兄弟姐妹是在党和组织的教育关怀下成长起来的,我们大家在自己的岗位上取得的成就,与党和组织的教育与关怀是分不开的。

  他为不能为父亲送终而流泪

  1951年,李克农赴朝鲜主持谈判工作。1952年7月,他收到了老父亲不幸去世的电报。当时,大家都在讨论工作,他强忍泪水,将电报揣进了口袋。夜晚,李克农独自走到帐篷外,在黝黑的天空下,面对着北京方向,深深地鞠了3个躬,以遥祭父亲在天之灵。李克农回想起自己一生在外奔波,全家老小都跟着受了不少苦,在1931年顾顺章叛变后,他就去了苏区,音信全无,全家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在父母亲和赵英身上。1946年母亲去世时,李克农正在北平军调部从事紧张的工作,没能赶回去为母亲送终。这次父亲病逝,他又远在异国他乡,不能尽孝。想着想着,泪水不禁夺眶而出。从此,李克农把对父亲的思念,深深地埋藏在心中。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点击次数:2509 文章录入:博纪宣    责任编辑:博纪宣 】 
     
     

    ©2017 版权所有:中共博山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博山区监察局 鲁ICP备05054409号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县前街38号(255200) 电话:0533-4110112